最新帖子

最新回覆

打印

[星座] 金牛座(男)——巨蟹座(女)

金牛座(男)——巨蟹座(女)

設想你是一塊巨大的岩石,高高矗立在山頂上,任何東西都嚇不倒你,也動搖下了你。你堅忍不拔,數千年的風暴甚至都未能傷害你的表皮,盡管它們把小岩石撕成弱小無助的卵石。然後,在一個陰雨天,一滴顯然無害的雨滴輕輕濺到你身上,滴出一條深深的裂縫進而流到你的中心。這時你的士怎麼辦?

你將什麼都不做。你,頂著幾個世紀的洪水和颶風屹立著,對一個微小的雨滴無所畏懼。第二天,氣溫降至零度,雨滴在你的中心凍結。雨滴凍結後膨脹,這種膨脹傷害了你。既然以前不曾有任何東西能削弱你的力量,那麼,對於在你體內膨脹並威脅著要把你劈成兩半的一滴雨珠,你會有何感受呢?

對一述小問題稍作思考,便可對一位岩石般刀槍不入的金牛座男性與一位水性、文雅但有時發瘋的月中少女相愛時的情景作出重要說明。它會從根本上動搖他。她徑直穿入誰也不曾到達的神秘之地——他的心髒。由於金牛的心髒如同他的意志和背脊一樣強壯,所以他可能不會破裂成兩半。但是,一旦這個姑娘誘使他沿著海灘,在午夜星空下追隨巨蟹蜿蜒曲折地奔跑,一邊跑一邊哭笑一邊感受,那麼,他將再出不會維持其原有姿態。金牛座了解觸覺的一切方面,但感情是不同的字眼。她教給他有關感情的所有含義。

偶而一個巨蟹座姑娘會宣稱:“我不喜歡烹調,不想要孩子,不喜歡待在家裏。”別讓她愚弄你,正如她在愚弄她自己一樣。她之所以仍在以其巨蟹般橫行的方式四處偵察,是因為她尚未找到自己暗中渴求的男人。這個男人應保護她,並把她包在厚厚的忠誠之毯裏。她可能在內心深入喜歡孩子、烹調和做家務,但她不打算為任何男人站在火爐旁或去晃搖籃。在他使她月光中的夢幻變成現實以前,她會把自己溫柔的母親感情和敏感的女子氣質掩蓋在她對家庭財產保險、成功的事業和公眾關注的奢望之下,走到哪兒就把笑話撒在哪兒,間或夾雜著一個狂熱的瘋鳥的咯咯笑聲,說著(或想要說)“我不在乎!”但如果你注意聽其弦外之音,她那月亮的笑聲實際是在悄悄訴說著愁悶的心情:“我孤獨、害怕、悲傷——夢永遠不會實現嗎?”

不,夢是會實現的,如果你相信它們,它們必定會實現。這個道理簡單得讓人容易產生誤解,以至於很少有人發現其中的真理。伽利略表述過這個真理:“無論你期望什麼,只要你像已得到時所做的那樣來祈禱,你將會擁有它。”真諦全在此。如果你確定想要它,“它便不再是個夢。”你所想象的東西會毫無疑問地來到,所需時間完全取決於你想象的強度大小。然而,巨蟹座姑娘為某些事做祈禱時,往往不是“好像她已得到它們”,而是好像命運根本無意把它們賦予她。因此,命運便不會把她想要的東西賦予她。這只是個很簡單的事,也就是把她發出的顫聲從消極的改變為積極的。

金牛座男性在愛情上開始得慢。盡管他有巨大的愛的能量,但不會在一下子突然變成語言和身體的投入。然而,一旦它確實開花,它它出美麗的花朵,並能永久盛開。永久性是月中少女之所需,這完全歸因於她那想入非非的感情漫遊癖。金牛座男性與她一樣,只有等到他所希望的女性出現,他才會把完全的自我奉獻出來。他將把自己任何美好的時光用來決策,而他一旦要把自己交出,通常會很快,他的忠誠是永恒的——除非他的女伴不可救藥的行為超出了他巨大的忍耐力之外。

大部分金牛座男懷(不是全部,而是大部分)在十多歲(甚至更晚一些)以後才在性和感情上充分體驗愛情,而他們的有些夥伴們早已在為自己“征服”了多少個女孩以及有幾次婚姻而打分了。但絕對不要要忘記,金牛完全有能力彌補失去的時間,他愛的深度和強度完全值得姑娘去等待。巨蟹座姑娘可以用這樣的想法來安慰自己:他不輕易愛上誰,他也不會願意很快就分手。這個特點一定會受到巨蟹座姑娘的喜歡,她在抓住什麼東西時出很慢——甚至更慢。

金牛有占有欲(與嫉妒不完全一樣),他愛方式有可能固執、敏感、實際,但卻適意,很少在感情上飄忽不定、反複無常或不適當地過於熱情。盡管他們兩人在很多方面相似,但在這點上他們可能不一樣。月中少女可能允許虛幻的嫉妒折磨自己,使自己深深陷入抑鬱情緒中——或者更壞的情緒,疑心,抱怨或依賴的態度可能會激怒金牛(他不太在乎依賴,甚至可能喜歡姑娘依賴他,而疑心則與他無關)。她活躍的想象力有時盡管更多地是基於幻想,而不是事實,但也會發展成某種恐懼,使她淚如泉湧,一觸即發。這麼一說,似乎他們兩人之間沒有希望了,其實不然。事實上,一旦這一對金牛座和巨蟹座知道自己是誰,要走向何方,那麼,沒有多少星座的結合像他們二人之間有如此大的成功希望。

金牛座對自己已了解得相當多了。在他們兩人的區別上,受和諧、寧靜的金星(即維納斯神)統治的金牛座比她更易於穩定。巨蟹座女性受制於月亮,月亮是光的反射者,所以她本能地反映她周圍的氣氛。確實,她鄰近環境中的每一個變化,都反映在她的內心和頭腦中,正如鏡子一樣。有時,反映出的一切遮掩了真實的她自己。雖然月中少女對知覺和別人的意圖有神秘的辨別力,但她不容易了解自己是誰,要走向何方。大多數人把自己的秘密托付給她,既能得到溫柔的同情,又能得到明智的忠告。然而,窺探她自己內心的秘密,卻是不大可能的。

金牛可能會對她說:“我真不理解你。你說你愛我,可是你把時間全用於到處跑,想主意,生孩子,買衣服,為綠色和平組織和園藝俱樂部工作,聽音樂,繪畫,到銀行存款,學法語,參觀天文館,或者坐在後院獨自盯著月亮。你根本不需要我。”好,在類似的一番演講之後,她明白問題在哪兒了。他受傷害了,因為他沒有受到應有的注意,沒有被輕輕拍拍頭、深情地擁抱以及他所渴望的吻,沒有感到自己無疑被愛著。但是,由於他缺乏她那月亮般的敏感,他可能不理解,她多麼需要所有忙碌的活動——正如她需要夢幻世界一樣——以使她通過經曆自己所專注的所有事情而把這些反射到生活中來。

那麼,誰應該最先讓步伸出橄欖枝以示和解,就很明顯了。應該是最明白對方怎麼回事的人。然而,她要與他和解的意圖,在直率、簡單的金牛看來似乎有點模糊、迂回。她先是哭著退卻,然後從邊路向他爬去。這種做法使他困惑。當她把蘋果幹塞在他的忱頭下面,或者在他沐浴時用的濕肥皂下面放一首動情的詩,他怎麼會理解其中的含義呢?她應該只是直接走出來說:“我需要你,沒有你我不能活。我一直到處觀察的原因是……”等等。然後,她應該用身體語言——金牛理解的唯一語言——來證明她的意思。簡單明了、忠誠、實實在在。他不喜歡被戲弄。沒有哪個金牛願被戲弄。



金牛座男性將對巨蟹座女性慷慨地施以足夠的影響,以消除她自孩童時代起累積下的恐懼,害怕沒有人真正需要她,因為大多數人在各方面都比她強。而他要她,需要她。如果她允許,他會以准確無誤的方式表達這種感情。苦與樂,再不願說與誰聽。開始懂了:誰都不是誰的聽眾,誰也救贖不了誰!終究,只能靠自己

這位女士難以抵制來自金牛座的那種真摯的愛。為了回報這種愛,她會瘋狂地敬慕他(月圓時要強調“瘋狂”),並可能永遠不離開他——除非他在與她家人吵鬧時指責她或侮辱了她母親(如果她是典型的巨蟹,侮辱她母親是侵犯巨蟹座主要的罪過)。這樣,他可能會暫時失去她。這個姑娘通常對她的媽媽非常忠心,有時把爸爸放在第二位。但是,當月相改變時(當然要假設他道歉了),她會回到她的金牛身邊。既然他很固執,如果她不理解這點,並在他請求原諒他,那麼,和解永遠不可能出現。他是不會去乞求的。

她在感情上是如此可變,還是變化無常?他是如此有耐心,還是頑固?究竟是哪種?真正的答案取決於他們以何種方式看待這個問題。當他帶上金牛座的眼罩時,他便不可能看到任何事情的真相,這時他表現出很頑固。

TOP

新宿王子大飯店

優惠價:HK$998

原價:1,050

東京新宿華盛頓酒店

優惠價:HK$768

原價:1,018

新宿新城市酒店

優惠價:HK$778

原價:972

HUNDRED STAY Tokyo Shinjuku

優惠價:HK$861

原價:1,013

重要聲明:本網站討論區內容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Qoos.com 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Qoos.com 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內容,敬請自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