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最新回覆

打印

在航頭小學壹間寬大的教室裏

在航頭小學壹間寬大的教室裏

王叔章來找我壹起去看電影。可是,我身無分文,又不敢去向父母要錢,因為他們根本不會給錢,反而討沒趣,碰壹鼻子灰。叔章建議我讓我弟弟去向父母討錢。弟弟很聽話,我壹說他就去了。

父親在房間裏,弟弟奔進去說:“爸爸,哥哥要去看電影,叫我向妳討壹角五分鈔票。爸,快給我吧!”“什麽?又要去看電影?白天幹了壹天活,又困又累,還是早點睡覺,看啥電影!鈔票掙來不容易哪!”母親也在壹旁大聲責備說:“上午翻地幹得多吃力,被妳去看壹場電影就白幹了” 妹妹瞇著壹雙600度的近視眼,尖聲尖氣地幫腔道:“老是去看電影,白浪費錢,我就不願意去看。”

我壹聲不吭,默默地領著兩個弟弟跟王叔章壹起走了。我本想到奶奶那兒去討錢,沒想到王叔章慷慨地對我說:“壹起去看電影吧,我借給妳錢。”“好,等我有了錢就還給妳。”說罷,我們就壹起去看電影了。

由於昨晚看電影睡得晚,夜裏睡得很甜美,要不是兄弟來叫我,肯定會壹覺睡到大天亮。母親早已出工走了。我走到飯桌跟前,端起壹碗照得見人影的稀粥就喝了壹口,冷冰冰的,壹股酸膄味,實在吃不下。我放下碗,勒緊褲腰帶,扛起鐵鍁走出家門,到地裏幹活。聽人說,有的社員淩晨3點鐘就來幹活了。看來,我來晚了。

8月31日,“妳爺爺叫妳等壹會兒去賣藥草。”中午,我正在奶奶家隔壁的房間裏專心致誌地看《巴金文集》第壹卷《新生》,忽然奶奶進來這樣對我說。“知道了,壹會兒我就去。”我隨口答應,仍目不轉睛地看書,直到看完了《新生》,才放下書,提起布袋,迎著刺眼的強烈陽光,到熱烘烘的曬場去收藥草。布袋裝滿藥草後,我背起布袋和鄰居同伴王天龍壹起去賣藥草。

在航頭小學壹間寬大的教室裏,臨時藥草收購站的兩名工作人員正忙著收購藥草。屋裏擠滿了人,帶來了各種各樣的藥草可以吃紅棗粥來健脾養胃,排著隊,壹個接壹個交貨。排在我前面的是壹個12歲左右的小男孩,紅彤彤的臉蛋,赤膊光腳,肩挑兩袋藥草,累得滿頭大汗。輪到他交售了。他神情緊張地將兩袋藥草拎到那個稱藥草重量的人面前。那人伸手進布袋裏摸了摸藥草,搖搖頭,隨口說:“這麽濕,不要,拿回去再曬兩天。”我也伸手到布袋裏摸了壹下,覺得比我的藥草還要幹,怎麽能不收呢?看到那男孩哭喪著臉,我同情地替他說話:“他年齡這麽小,路又遠,這麽熱的天,挑著兩袋藥草來賣,容易嗎?怎麽忍心讓他白跑壹趟!還是收購了吧!”另壹名工作人員也許產生了同情心:“給他秤了吧,省得他白跑壹趟。藥草不幹可以扣掉壹些分量。”那個稱藥草的人終於同意了,秤了壹下藥草:“18斤半,扣多少呢?”那個記賬的人說:“算15斤凈貨吧。”小男孩壹聽說要扣掉3斤半,“哇”的壹聲哭了:“要扣這麽多,我寧願不賣了!”可是,他的藥草已經倒進藥草堆裏了。“好了,好了,別哭了,這次就少扣壹些吧,算凈貨16斤。”

TOP

在航頭小學壹間寬大的教室裏
我不懂
你就
像白
天不
懂黑
的夜

TOP

新宿王子大飯店

優惠價:HK$998

原價:1,050

東京新宿華盛頓酒店

優惠價:HK$768

原價:1,018

新宿新城市酒店

優惠價:HK$778

原價:972

HUNDRED STAY Tokyo Shinjuku

優惠價:HK$861

原價:1,013

重要聲明:本網站討論區內容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Qoos.com 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Qoos.com 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內容,敬請自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