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最新回覆

打印

夏季的雨一直下

夏季的雨一直下

塵埃飄落夢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不知不覺中,卻惹了滿身塵埃,原以為拍了拍,就可以掉落入地,歸於塵土,但卻痕跡如何拂去,卻是無法拂去。

人,好像總喜歡一概而論,在那春天的季節,百花齊放,百鳥鳴春,自顧自的認為,這是一個好景象,心情不由得大好。於是,陷了一張網中,別人稱之為情網。不知不覺地,甜蜜而無法形容,當是全部,當是生命。美麗的天空裏,有兩張臉碰到一起,許著天荒地老的誓言,豔羨四方。連那招許多人厭煩的春雨綿綿也被定義為那是愛的符號。夢裏花落知多少,在這個季節中,的確不知道夢裏花落了多少,只知道數著這符號有多少,然後一個個地裝入一個個的漂流瓶中,一次又一次的漂到了彼此。而在這一次又一次當中,海洋被埋沒了,也許,它也沒有辦法承受住這激情四射而有一點兒過重的情感。

知了的嗡嗡響了整個夏季,心無法平靜如湖,一顰一笑,如墜夢中,若有若無,細微如塵。難得的夏日細雨,半是太陽,半是雨意如畫。沙沙作響,書屋中,輕歌入耳,絲絲柔情,眼望窗外,傘花飄浮,行走匆匆,唇邊勾起一絲暖意,有一朵七色傘花正不斷的靠近,靠近。總喜歡在雨中結緣,春天的細雨一直浪漫到了現在,心中所想,這一會兒,應該又是怎麼樣的一個驚喜歡,期待著,不斷的期待著,現在,倒也是如期而至。

鏡頭放大,再放大,細細的望去,傘花微顫,一樣的傘,卻是別樣的情,兩雙手是如此緊握,兩雙眼是如此的秋波漾然,一個是有所屬的,一個是無所屬的,不知是怎麼樣的一個情景,但是結局,在心中已經是慢慢的形成了,那些關於以前的種種,一樣一樣的在結算,一樣的一樣的變了樣的出現在心中,驚駭連連的同時,更多的是心碎掉落的聲音。

跑入雨中,揮手憤然,滴滴血色,染落濕淋淋的地面,濕淋淋的發絲,垂落濕淋淋的臉龐,心早也已是濕淋淋的,眼前的不知所措,訝於突然的出現,解釋吧,那已是徒然,一切的一切就濕淋淋的呈現於眾多的傘花中,那個臉龐不再是那麼的清明可愛,有的是一陣陣的噁心難看,不想看了,不願再看了,也許是看不下去了,轉身,離去,有的是無情的傷害,和失落的背影。

雨一直下,夏季的雨出了奇是那麼的綿長,如同春季一般,但那再也不同。那一天的一景,自那天起,已經再沒有聯繫了,就好像扔進了無邊無際的海洋中,杳無音信,到了現在還在期盼著什麼呢,唱著,如果說,還有如果,還可以重新選擇,一切會不會重新來過,不可能,唱出已經否認了一切,怎麼還可以重來,還有必要重來嗎?那邊,也許,早已忘了還有一個人的暗自神傷的存在了。

秋風蕭濏,秋葉飄落,帶來的是又一季的不忘,紅葉片片,如火般燒疼整個心,猶記當年的人,當年的景,漫步其中,不由地漫步其中,已是物是人非,那張臉龐,永遠記得,那個瞬間永遠在腦中閃爍,楓樹上仍然在刻著一行字,那行字深深地諷刺著一個人的愚昧。那人名字,永遠在恨著,罷了,難忘也好,愚昧也好,痛恨也好,拾起一片楓葉,夾於書本中,帶著塵埃夾入字裏行間。

朦朧中的朦朧,扯入了一道道的網中,無邊無際,絲絲縷縷,然不自知,卻享樂於其中,豈不知,然不是蜘蛛,沒有那自我控制的本領,如何能擺脫得了這網,“啪!”掉落了,但生疼的感覺隨聲而來,慢慢地站起,搖擺不定,緩緩地走開,跌跌撞撞,伸出一只手,捉住了,是一顆塵埃,鬆手,從手中飄落下來。

冬天的寒冷,搖曳著,冬眠的倦意慢慢襲來,香香的被角抱緊,然後入眠,沉睡,於夢中,魁梧而立的身影,一閃即逝,經過的流年裏的陽光溫暖的環抱包圍,融化了冰凍的心,趕走了那一股繚人的倦意,於是,開始發芽了,開始起來迎接那個蒙著一層豔麗的衣紗太陽,畢竟那飄入夢裏來的,是一顆塵埃。
空を眺めてた
相思絃
流水のめい
多少次不經意
水一方

TOP

TOP

TOP

新宿王子大飯店

優惠價:HK$998

原價:1,050

東京新宿華盛頓酒店

優惠價:HK$768

原價:1,018

新宿新城市酒店

優惠價:HK$778

原價:972

HUNDRED STAY Tokyo Shinjuku

優惠價:HK$861

原價:1,013

重要聲明:本網站討論區內容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Qoos.com 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Qoos.com 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內容,敬請自律。
Javascript -->